比血还浓的母爱

感人故事 2020-05-14 15:20:20 0
收藏

雪崩危机

罗莎琳是一个正在读初中的13岁少女,在她还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逝世了,母亲索非亚一手将她抚养大。因为贫穷,罗莎琳常常受到许多人的歧视和欺辱,这些都给她幼小的心灵投下了浓重的阴影,久而久之,她对母亲也开始心生怨恨,认为正是母亲的卑微才使她遭受如此多的苦难。索非亚再一家清洁公司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也只能拿到微薄的薪水,看到女儿的性格日益封闭,她心理也很难受,总想做些什磨让女儿快乐起来。

2002年2月下旬的一天,索非亚兴冲冲地回家对女儿说,为了表彰她的努力工作,公司要放她一个星期的假,她想带罗莎琳去阿尔卑斯山的滑雪之旅。出发前,索非亚特意去商店买了两套银灰色的羽绒服,因为她觉得这种颜色跟雪最接近,而雪让人想到美丽和圣洁。

母女两乘车到达了马特斯堡小镇的57号划雪场。滑雪场俱乐部的老板佐勒先生看见索非亚和罗莎琳都穿着银灰色的羽绒服,于是劝她们更换服装,他担心万一发生意外事故时,救援人员难以在雪地中发现她们的身影。当索非亚得知租用俱乐部的服装还需要交纳一笔不少的费用时,一向节俭的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谢绝了佐勒先生的好意。

索非亚和罗莎琳母女俩并不会滑雪,佐勒先生派了一个教练教了她们足足两个小时的滑雪技巧。结束辅导后,教练再三警告她们,在适合滑雪的地段都插上了许多彩色的小旗,滑雪着只能在这些地方滑雪,而不能擅自离开路线,否则容易迷路或是遭遇雪崩,棕熊等危险。但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的母女俩根本就没有把教练的警告当回事,她们的心完全沉醉在阿尔卑斯山那美丽而壮观的雪景中。

2月23日下午3点,索非亚和罗莎琳像两只欢快的荆棘鸟兴冲冲地出发了。她们的滑雪技巧并不好,但这并不防碍母女俩的快乐心情,她们不停地在雪地里滑行,打滚,唱歌,仿佛完全忘记了贫穷生活带给她们的苦难和屈辱。在生活的重压下从来没有得到如此放松的索非亚和罗莎琳越划越兴奋,她们不知不觉地偏离了插满彩色小旗的安全雪道,来到了一片没有任何标志的荒僻的雪坡。

索非亚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夜晚8点多钟了,但由于雪光的映照,天空仍然很亮。索非亚决定和罗莎琳返回滑雪俱乐部,但是滑行了一个多小时后,她们却惊恐地发现根本找不到来时插着彩旗的雪道。这一个小时内,她们自始至终只是在雪坡附近徒劳地兜圈子。她们迷路了。

索非亚开始心慌起来,她和罗莎琳一边滑雪一边大声呼叫,希望有人能发现她们。但对雪地环境缺乏经验的母女俩不知道声音正是滑雪着大忌,在地形和情况都不熟悉的雪坡上行走或滑雪,必须特别注意避免发出较大的声响,否则就可引起可怕的雪崩。

突然,罗莎琳感觉脚下的雪地在轻微的颤抖,同时她听见一种如汽车引擎轰鸣的声音从雪坡的某个地方越来越响地传来。几乎与此同时,索非亚也感到了异常,她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冲女儿大叫;“糟糕!发生了雪崩!”索非亚的话音没落,一座小山似的巨型雪快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向她们站立的地方飞速扑来。索非亚扔掉滑雪杆,拉着女儿的手连滚带爬地迅速奔向雪坡中部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但即使有巨石阻挡,狂暴的雪崩还是将躲在岩石后面的母女俩盖住了。几秒钟以后,罗莎琳就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从身体上方传来,让她的五脏六腑都疼痛欲裂,紧接着,她昏迷了过去。然而,不幸之中的万幸是,由于那块起阻耐作用的岩石减少了雪压,并在母女俩的前面形成了一个大气空间,因此她们还不至于马上窒息,身体也能轻微的动弹。

上一篇:人生的圆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故事